會員登入 新朋友?立刻註冊
[說明]
文章會慢慢移新精讚 //n.sfs.tw
2019/2/23 星期六     [文章分類及列表]
精讚Blog logo 部落格是自己寫爽的
精讚部落 > 作者世界 > 作者吱吱叫
沒必要的選舉 無次要群組 列印 推薦
作者或來源 瘦河馬 2010-10-30 03:19:29
關鍵字 1選舉 2政治 3浪費
此文完整連結 http://n.zipko.info/616.html
文章歡迎轉載,請尊重版權註明連結來源。

沒必要的選舉

選舉是民主的必然,然而,這是真的好的東西嗎?

曾經,我們以民主為榮,因為我們有選舉制度,能夠「選賢與能」,選出有能力的人替我們做事,不過我發現,原來我們都被欺騙了。

民主制度中最沒用的就是選舉制度,這個「選舉制度」表面上是選出有能力有熱忱的人替選民做事,並能選出優秀的人才,庸劣的人自然被淘汰。

但事實呢?來試問一下便知:選舉制度真的有用嗎?真的選出來的就是人才?選出來的人真的是對選民最好的人嗎?

相信很多人馬上會否定這個答案,因為很多人都知道,選民只是被操弄的一個棋子,手上擁有一張只有在選舉時有用的選票,選後誰會記得選民?

從人性探討選舉的真相

讀書的時候常常會有選舉班級幹部的時候,國小的時候心理是很單純的,希望能被老師或同學提名,提名後希望能被選上,這時候的選舉是真的選舉,因為真正做事負責、多才多藝、待人處事或是功課不錯的同學一定不會被埋沒。而被選出的同學心裡覺得這就是一種榮譽,也多能儘力的完成老師或同學交辦的任務。被選上當幹部的同學,並不求回報,只希望能把這個榮譽保持住,並努力的表現自己,換來的也許是期末的一兩隻嘉獎。

上了國高中,隨著年齡成長,漸漸有些人體會「榮譽這東西並不實際」。所以中學時期的選舉,多半被選上的人有種被「陷害」的感覺,覺得同學故意陷害他要他多做事,例如比較不討好的衛生、風紀股長,換來學期末的一兩隻嘉獎也許稍能撫慰一整個學期的辛勞。這時候的選舉,也還是真正的選舉。等到再大一點,例如上大學、研究所,選舉班級幹部多半也和中學時期差不多,因為這時更不會再乎那一兩隻嘉獎,最好都不要選我。

到了工作以後,也會有選舉的時候。這時候的選舉,就不再是真正的選舉,而是利益的角力。

再還沒繼續寫下去之前,先再丟出一個問題:

Q1 如果要求擔任某職位,要做很多事,但這些沒有報酬,你願不願意做?

也許有人願意,那我再丟出第二個問題:

Q2 如果這職位還要承擔一些責任,而且做的事都很屎,你願不願意做?

如果一件事完全沒報酬還要擔責任,偶爾做一次還行,做久了還會被人當成是應該的。不用欺騙自己了,以人性而言,這種事大家避之危恐不及。

好的,就Q2的情況,今天如果要請人來擔任Q2的職位,採用選舉制度的話,一定能選出有能力而且有熱忱的人來替大家接手這個燙手山芋。不過想當然爾,一定沒有候選人。

那以現在的里長選舉來說,如果里長都沒給4萬事務費,也沒有招待出國,也沒有任何福利,有沒有人想選?的確還是有,因為有人求名,有人求利,有人求的是別的;但相信想選的人一定會少很多。怪了,各位你有沒有想過最根本的問題:選舉到底是為了什麼?

選舉不就是為了選一個對我們地區人民最有幫助的人嗎?怎麼每一個出來選的人為名為利為權但就不是為了選民,當然我不能一竿子打翻真正想做點事的候選人,不過說穿了,每個人都為自己,這就是人性。

公司裡的選舉也是,公司裡的選舉也不過是利益和力量的角力,這些事情每年的股東會都在上演,如果只有做事,沒有好處的職位,有人會想選嗎?不會,就算會也維持不了多久。這些沒好處的職位,真要推代表,被推出的代表,多半也是有種被陷害的感覺;反過來說,有好處的職位,搶的人如過江之鯽,根本輪不到你我。

因為人性就是懶、貪、怕死:能不做儘量不做,能拿就儘量拿。所以選舉制度的出現,只是把利益的取得權利交由選民來決定,還是不改利益角力的本質。也許我偏頗了,不過從一則國際新聞來看,你再想想我說的有沒有道理:「墨西哥某個城市的市長沒人要選,因為連續幾任的市長都被犯毒集團作掉了」對啊,這個極端的例子講的就是人性,正好和Q2寫的情況一樣。這表示毎個想出來選的人,希望得到的永遠比付出的會多很多。

如果沒有議員一個月10幾萬的薪水,加上出國、加上幾個助理和一堆政府的補助、或是其他政商關係或是不正當的收入,有多少人會想出來「為民喉舌」?每一個想出來的人,想為選民做事的只占很少的%,其他是為了自己。選民不過只是選舉時操弄的棋子。

投票時,你認識你的候選人嗎?

很多人投票當下,不知道他投的人是誰,甚至連名字也叫不出來。

有些人投票時,知道這個人是藍的是綠的,管他幹嘛的,顏色對了就投,至於政見理念那不重要。

有些人投票時只知道這個人是誰誰誰叫他一定要投的,為什麼要投他的原因全是因為別人而不是自己。

有些人投票時只是因為這個人長得帥長得不錯長得美,看得順眼。

有些人投票時因為這個人幫助過他,有替他服務過,所以算是報答。

有些人投票因為他的爸爸媽媽哥哥姐姐因為犯法被關,政府最會陷害人,所以要投他討回公道。

有些人投票因為他被黑道恐嚇放黑槍,同情他。

上次A政黨當選「做很爛」,這次換B政黨看會不會比較好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你是上面其中之一的情形嗎?台灣的選舉充斥著上面的情況,人民了解民主還很遠。是不是應該仔細的去觀察每一個候選人,聽聽他們的政見,看看他們的學歷,看看他們的主張是不是合情合理,再分析決定要投給那一個比較有理想抱負的人。其實真正的選舉應該是選民能夠認識知道及相處過每一個候選人後,再依自己的決定投下神聖的一票。

很可惜,很多有理想抱負的人,不是沒錢,就是沒口才,或是沒政治實力,根本連出來選的機會都沒有。說穿了,選舉制度只是保障有「政治實力」的人能夠一直連任或是常常當選

當我以前很懷疑為何美國的投票率這麼低,只有20 30%,而台灣卻高達7 80%時,我還以為台灣很民主,大家熱衷政治,原來我太敷淺了:

台灣雖然民主,但是離法治國家的路還很遠

遇到法律問題,你是找議員還是律師?

沒錯,這是個好問題,大部分的人遇到生活要麻煩的法律問題或糾紛時,第一個找的是民意代表,而不是找律師。因為台灣的民主只能算是剛萌牙,大家沒把政治和法律分清楚。民意代表不一定懂法律,但是擁有比較多的資源,也比較能到公部門嗆聲;而律師懂法律但只能對法律問題做處理,沒辦法對公部門的官員大小聲,一切都要走法律徒徑。何者比較有效率?當然是民意代表啊,民意代表為了選票,能解決的事一兩通電話就解決了,但卻不見得是「合法」的處理方式。

舉例來說,某個路口的號誌秒數和標線配置不當,造成用路人空等及發生交通意外。這時如果依照合法的方式,1打電話給縣市政府的承辦人或投書縣市長信箱反應這個問題。也許過了十天二十天,事情沒改善,只是得到一份「官話」的回應;如果2直接打電話給民意代表反應,民意代表直撥電話給該業務的處長或是科長,事情也許二三天就搞定了。再舉個例子,路霸用花盆占路,打給轄區的警察局不知道有沒有用,但是打給議員,再由議員直通警察局長,處理事情的效率馬上破表。

原來選民的要靠民意代表才能把微小的聲音反應上去。而獲得高效率的作法只是排擠公務員處理其他事情的時間。明明我們學到民主和法治是相輔相成的,但是事實上我發現,原來靠特權和關係比靠法律有用多了。

一次選舉的代價

一個年度的選舉代價有多高,根據中央選委會公布的預算中[1],民國99年的選舉業務預算為:選舉業務17,183千元、地方選舉委員會行政業務322,375千元、政黨競選經費補助431,046千元,共計約達8億。

再來說選出的民意代表要花費多少,舉個例,前國民黨立委李慶安一任台北市議員、三任立委任內隱匿另有美國籍,詐領一億零兩百七十七萬多元民代薪資。就可以知道,民意代表有多貴,李擔任民意代表13年的期間可以領到 127,700,000 的薪資,還不包括其他業外的收入,有吃又有拿,難怪大家都想選。

光花的錢就乍舌,更別提砍的樹,耗費的石油和排碳。令人難過的,如果花這麼多錢,民意代表真的認真做事,為民喉舌,這些錢花的值得,但是呢?。

替代的方案

在提到人性、台灣的選民的民主思維這兩個觀點後,為什麼我認為選舉是不必要的,因為1選民的民主法治素養不足,無法真正的依選舉人本身的政見和理念來決定投票給誰、2太多的選舉耗費自然資源、3選出的人擺爛但卻沒有辦法罷免或是罷免的成本太高。

如果不用選的,有什麼其他的方法?

政黨推派?不好,因為推派出來的結果只是政黨內部利益分配的結果。

考試?不好,會考試的人不一定是會做事的人,也不一定是有能力的人。

說穿了,我想不出來比較好的作法,這應該是國父當初沒想清楚的事吧。

不過,如果以促進地方經濟,照顧弱勢,在選舉期間,的確是有辦到,到處的宣傳車、殘障人士穿梭,也許這是他們就業的機會之一。

 

[1] 中央選委會預算書 http://www.cec.gov.tw/?Menu_id=732

END
F B 留 言 版

留言結束請重新整理網頁顯示留言
相 關 文 章
同 群 組 其 他 文 章
隨 機 文 章
精讚部落版權所有(c) JinZan Blog http://n.zipko.info Author axer@tc.edu.tw. 最佳瀏器為Firefox,本網頁不支援IE6。[文章分類及列表]
本站最佳瀏覽解析度1024x768 網站建置 2009.11